•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911550879
    北京取保候審律師

    冒充電信公司充 送手機詐騙十幾萬律師力辯獲緩刑

    當前位置 : 首頁 > 無罪辯護

    冒充電信公司充 送手機詐騙十幾萬律師力辯獲緩刑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案件簡介:鶴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年初,盧某星多次從網上購買佛山市,中山市,江門市等地區的公民住址,電話號碼,車主資料等個人信息約18萬條。后于
    關鍵詞: 緩刑,十幾,冒充,詐騙

         案件簡介:鶴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年初,盧某星多次從網上購買佛山市,中山市,江門市等地區的公民住址,電話號碼,車主資料等個人信息約18萬條。

        后于2014年5月至7月,被告人盧某星從市場或網上購得電話充值卡,印有"中國電信”的票據及劣質手機,平板電腦等作案工具,并和羅某榮,梁某毅等人共謀,以假冒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的代辦署理商,并先電話聯系之前購買得到的江門地區的電話號碼后,由羅某榮上門傾銷的方式,向江門地區的多名被害人傾銷充 送手機或者平板電腦,以騙取被害人1499元至4880元不等的充值款項,后將款項占為己有,共騙取被害人27名,騙取的款項共104358元。

        于2015年2月10日鶴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羅某榮屬于主犯,構成詐騙罪。

        量刑建議判處羅某榮以詐騙罪判處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

        辦案過程:被告人羅某榮的家屬委托了劉存權作為辯護律師,劉存權律師分析后以為:羅某榮只是一般的打工者,屬于從犯,有機會爭取緩刑,因此建議家屬分別和27名被害人談判調解,后經由多次努力調解,賠償了27名被害人的全部損失10幾萬,終極達成了調解協議并爭取得到被害人的諒解。

        另外還要求被告人羅某榮提前的預先繳納法院的罰金四萬元以爭取緩刑。

        判決結果:2015年3月15日鶴山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該案,劉存權律師提出了上述辯護意見,鶴山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5日以(2015)江鶴法刑初字第117號刑事判決書采納了劉存權律師的大部門辯護意見,認可了劉存權律師提出的辯護意見,法院終極判決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判決當天開釋,而同案犯盧某星,被判刑三年三個月(非緩刑)。

        羅某榮被控詐騙罪一案辯護詞尊敬的審訊員:廣東凌志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羅某榮的委托,指派本律師作為其被控詐騙罪一案的一審辯護人,接受指派后,我仔細地查閱了本案的卷宗材料,會見了被告人羅某榮,現依據本案的事實和相關法律,發表如下辯護意見:一,被告人羅某榮只是一般的打工者,僅僅屬于輔助作用,應認定為從犯,從輕,減輕處罰。

        首先,被告人羅某榮只是梁某毅先容到盧某星開辦的公司打工的,羅某榮不是詐騙犯意的造意者,也不是詐騙的發動者。

        是在盧某星成立之后才加進該公司打工的,其并非詐騙的組織者,領導者。

        本案羅某榮只是想找份工作打工,恰好沒有工作做,其姐夫匡助找工作,后找到梁某毅先容才介入工作。

        在介入工作之前羅某榮對工作是否違法犯罪是完全不清晰的。

        關于這一點,羅某榮,梁某毅和盧某星的口供都是一致確認的。

        被告人羅某榮在公司不是一個組織領導者,只是一般的打工者,是處于最初級別的。

        其次,詐騙作案的時間,地點,目標和作案方式也就是組織,策化,指揮等都是由盧某星確定和安排好的。

        詐騙對象也都是盧某星購買客戶信息資料之后由其雇傭另外的員工往打電話聯系好的。

        從整個案件來望,本案從購買客戶資料,成立公司,雇傭員工,購買手機和平板電腦,工資發放,購買套餐的制定等等均是盧某星自己安排的,本案實施詐騙作案的手機,平板電腦,充值卡,業務登記表,工作證等等所有的詐騙工具都是盧某星提供的,羅某榮對此均是全無所聞的,對詐騙的運作模式也絕不知情,羅某榮僅僅也只是負責按照盧某星聯系好的客戶,按照盧某星的安排上門送貨給客戶。

        而且從詐騙的獲利情況來望,盧某星賺取了大部門的利潤,而羅某榮只有很小的提成作為盧某星發放的工資。

        根據庭審以及案件材料等相關證據均證明在本案中,羅某榮非法獲利比盧某星少得多,每成功一部也就一百多元的提成當做工資,而盧某星除往幾百的本錢全部都回他所有,每部就可以非法獲利一千多元。

        另外因為羅某榮是梁某毅先容介入工作的,每成功一部,還得提成給梁某毅的。

        另外需要夸大的一點是被告人羅某榮的上面還有上線梁某毅,假如認定在羅某榮之上的上線梁某毅屬于從犯的話,羅某榮最多屬于從犯中的從犯,要比上線的從犯起的作用更加小,也就是說羅某榮尚不屬于"次要作用”,最多僅僅屬于"輔助作用”,在處罰時,一般情況下應當比起"次要作用”的從犯要更輕,而且只是屬于江門地域方面有關詐騙的從犯,涉及其他地方的更與其無關。

        以上幾點可以望出被告人羅某榮在整個案件過程中顯著起到的是次要作用或者輔助作用,無論是主觀惡性仍是客觀危害,都要輕于老板盧某星以及有收取其提成的先容人梁某毅。

        依據《刑法》第27條劃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對被告人羅某榮應當依法予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二,被告人羅某榮悔罪立場較好,積極退贓,賠償了被害人的全部損失,并且得到了被害人的諒解。

        被告人回案之后,積極主動委托辯護人讓父母及妻子想辦法籌 給受害人退賠,后其家屬到處借款,已經一次性現金退賠給本案的所有被害人,所有被害人的損失已全部得到了補償。

        被告人羅某榮主動退賠的行為,沒有給被害人造成實際損失,報案人據此從心里也諒解了被告人,因此被害人自愿為被告人出具諒解書,明確表明已經諒解了被告人并不再追究其任何責任。

        三,被告人羅某榮主觀惡意性不大,其違法所得數額也較小,犯罪情節稍微,社會危害不大。

        被告人羅某榮的犯罪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對該詐騙行為的刑事違法性產生錯誤熟悉,不是明知犯罪而為之,被告人加進公司后,直到案發后接受公安機關調查之前,都沒有意識到自己介入加進的是詐騙團伙,甚至辯護人多次會見向羅某榮解釋,他都不明白自己已經構成了犯罪。

        本案被告人法律意識稀薄,其本身認為是盧某星熟悉電信高層的領導才這樣操縱,而且其也專門問過先容人梁某毅該行為是否違法,梁某毅也告訴過其手機本身是有價值的,不是實施詐騙,只是擦邊球,而 充值確實有 ,只是分月返還。

        因此羅某榮因為自己法律意識稀薄,主觀上錯誤的以為,通過和被害人買賣的行為,其只是代表公司充當了快遞公司的角色,送貨上門,最多也僅僅只是老板盧某星和客戶以及電信公司之間的民事糾紛,最多屬于民事上的合同欺詐,自認為其不會構成刑事犯罪的情況下實施的,事先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屬于詐騙,會構成犯罪。

        辯護人以為,這跟明知是犯罪還要積極追求犯罪結果的其他犯罪行為,主觀犯意上是有所區別的。

        而且其賺到的錢未幾,僅僅只是一般打工的普通工資,非法獲利也顯著比較少,他也只是服從于盧某星的安排,之所以充當送貨,只是法律意識稀薄,被他人所利用。

        因此,辯護人以為被告人的行為與典型的詐騙罪在情節上,念頭上都有較大的區別,懇請法庭對上述情節予以充分考慮。

        四,本案追訴被告人羅某榮涉嫌詐騙的數額是不準確的,顯著過高。

        事實上手機,平板電腦充值卡等等本身都是有價值的,因此很顯著被告人羅某榮等人詐騙的實際數額應當是詐騙得手的錢減往這些實際的價值之后才是實際詐騙的數額,本案公訴機關只按照詐騙得手的錢入行計算,沒有考慮給付被害人的物品的實際價值是顯著不準確的。

        五,被告人羅某榮到案后認罪立場較好,能如實供述,協助抓獲同案犯屬立功行為,且自愿認罪。

        首先,能如實坦白的交代自己以及同案犯的罪行,公訴機關對此在起訴書中也已予以確認。

        需要夸大的是羅某榮是第一個被公安機關抓獲的,當時公安機關顯然是不知道本案的其他被告人,本案被告人羅某榮到案后,積極配合,主動交待案件的全部經由,如實供述了自己涉嫌詐騙的全部罪行及同案犯盧某星和梁某毅的全部犯罪事實,并且及時提供了同案犯的姓名,住址等基本情況,積極主動的提供了公安機關尚未把握的同案犯盧某星和梁某毅的基本情況,為公安機關破獲查清該案件,并將其他同案犯快速抓捕盧某星和梁某毅回案提供了重要的線索。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詳細應用法律若干題目的解釋》第五條"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發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經查證屬實;以及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應當認定為有立功表現”,被告人積極揭發同案犯并協助公安機關抓捕了盧某星和梁某毅的行為,依法應當認定為有立功表現。

        另外,羅某榮認罪立場較好,自愿認罪。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關于合用普通程序審理"被告人認罪案件”的若干意見(試行)》第九條的劃定,"人民法院對自愿認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從輕處罰."六,被告人案發前一貫表現良好,沒有違法犯罪前科,被告人是初犯,偶犯,主觀惡意性不大,具有較強的可改造性。

        被告人此次是第一次犯罪,未受過刑事處罰,也沒有前科劣跡,應當認定為初犯。

        因此在量刑時應有別于有前科劣跡的人,同時此次犯罪是因為其法律意識稀薄受他人的引誘誤導而參與該案實施犯罪的,因而是偶犯。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第19條,對于較輕犯罪的初犯,偶犯,應當綜合考慮其犯罪的念頭,手段,情節,后果和犯罪時的主觀狀態,酌情予以從寬處罰。

        七,建議將犯罪嫌疑人羅某榮定為合同詐騙罪,而并非詐騙罪。

        1,犯罪嫌疑人與被害人已形成事實合同關系。

        合同詐騙罪的合同可以是口頭合同,所謂合同的形式,是指合同當事人合意的表現形式,是合同內容的載體和外部表現形式。

        根據合同法劃定"當事人訂立合同,有書面形式,口頭形式和其他形式."《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并未對合同詐騙罪中的合同形式予以說明或限定。

        因此,界定合同詐騙罪之合同的形式,應當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劃定確定。

        所以,在合同法實施以后,合同詐騙罪的合同不再僅是書面合同了,還包括口頭合同或是其他形式。

        2,合同詐騙罪,是以非法據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使用欺詐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

        刑法對其行為方式有明確的劃定:(1)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的;(2)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實作擔保的;(3)沒有實際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門履行合同的方法,誘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的;(4)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支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的;(5)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

        3,區別詐騙罪和合同詐騙罪主要從犯罪構成方面進手。

        兩者的不同在于侵犯客體和客觀方面不同。

        詐騙罪侵犯的是單一客體,屬于"侵犯財產罪”;而合同詐騙罪侵犯的是復雜客體,屬于"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

        合同詐騙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實施詐騙行為必需發生在簽訂,履行合同的過程中,欺詐手段有特定的范圍;而詐騙罪在客觀方面的表現則沒有這樣的限制,可以表現為虛構任何事實或隱瞞真相,以騙取財物。

        據此,只要犯罪分子以非法據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既侵犯他人的財產所有權,又侵犯正常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的,就應當屬于合同詐騙罪。

        因此,辯護人以為,犯罪嫌疑人羅某榮以電信公司的員工的名義,在構成事實合同關系和履行事實合同過程中,使用欺詐的行為,犯罪嫌疑人的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中"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的行為方式。

        行為人在形成合同和履行合同的過程中,采取欺詐的行為,獲得合同當事人的財產,而不實際履行合同。

        綜上所述,建議將犯罪嫌疑人羅某榮為合同詐騙罪比較妥當。

        八,被告人羅某榮愿意積級繳納法院判處的罰金。

        羅某榮愿意想辦法籌錢預先繳納罰金,懇請法院在判決前能開具罰金單,其家屬愿意 幫其預先繳納罰金,因此懇請法庭在量刑時要充分考慮羅某榮愿意積級交納法院判處罰金這一情節,予以酌情從輕處罰。

        九,關于量刑方面。

        根據廣東省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的劃定:對于從犯,應當綜合考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是否實施犯罪行為等情況,予以從寬處罰,減少基準刑的20%-50%;犯罪較輕的,減少基準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處罰。

        退贓退賠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對于積極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下;如實供述自已罪行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對于當庭自愿認罪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以下。

        本案被告人完全符合該司法解釋的量刑意見被告人從被刑事拘留起至今已在望守所關押了八個多月的時間,其本人已經受到了比較深刻的法治教育,其沒有人身危險性,對其合用緩刑不會產生社會危害性,而且被告人的情況完全符正當律劃定的合用緩刑的所有前提。

        因此本辯護人以為被告人羅某榮在本次犯罪中情節較稍微,所起作用較小,而且其老婆也剛剛生了個小孩,現在小孩也才幾個月大,急需要被告人的照顧,被告人至今也還未能見上一面,辯護人建議絕早判處其緩刑讓其早日歸回家庭,對其來講意義重大,結合以上從輕情節,建議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以下并合用緩刑。

        綜上所述,辯護人懇請法庭,本著教育為主,處罰為輔,積極拯救的原則,結合被告人在本案中是從犯,初犯,偶犯,主觀惡性不大,犯罪情節較輕,犯罪行為具有特殊性,認罪立場較好,賠償被害人的所有損失并取得諒解等詳細情況,從輕對被告人處罰。

        辯護人懇請法庭能采納上述辯護意見,給被告人一次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

        此致鶴山市人民法院辯護人:廣東凌志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存權(簽名)2015年3月15日

    一尾中特免费公开资料